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003347264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故乡的印象  

2014-09-11 18:25:2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故乡的印象

无影月亮/

    (作者:明天是我的生日。提起生日,难免会想起自己的父母与出生地。有悲,有喜,有叹息!人生一世,短暂而又平庸。仅以此文,告诫我的后代子孙,家在哪里?祖上在哪里?同时也为自己纪念一下退休后的第一个生日。)

小时候,常听母亲说:“水走千里归大海,树叶还落树底下。”如今,我离开故乡已将近50年,也到了落叶归根的年龄,可心里怎么也涌不出对故乡的思念,更没有回归故里的想法。是我这人另类?还是我对故乡失去了记忆呢?仔细想想,其实还是对人的感情淡漠了。

很多人都会自豪地说:“我们的故乡山美、水美、人更美!”如果真的是“人更美”,那谁能会不思念自己的故乡人呢?

很小的时候,看到村里人处处勾心斗角,天天你争我斗。一张张凝狰而又挂着奸笑的脸,心里就充满了惊讶和恐惧。发誓:绝不在前孟村住完这辈子。这个漫无目的地怒吼,恐怕真的要应验了,而且甘愿舍去一切物资及财产。

五至六岁这两年,我家在后孟村居住6个月,在前寨和后寨村各居住9个月。那里的水也不美,地也不美,可那里的人是真的美。他们丝毫不排挤外来户,丝毫没有以成分高而贬低父母。相反,他们都把父母当成有学问人,亲人。闲暇时,串门子的男男女女经常挤满屋子。夏天的夜里,院子里坐满了人,往往都是聊到深夜才散。我也被视为一个聪明的孩子,受到村子里孩子头的力挺和保护。

那些大人的音容笑貌,那些孩子的亲热宽厚,深深刻画在我幼小的心里。至今还经常梦到他们,后悔没有回去看望他们。这真是我这一生中的最大憾事。我真想把前寨大队作为我的故乡......

我出生在豫中平原的一个小村庄。说它小,的确是不大,在大平原上,一个三十来户的村子,的确算是很小了。村子南北不足150米长,东西不足130米宽。村子中间偏东有一条南北相通的胡同,是村里唯一的街道。当时的房子都很小,几十户人家簇拥在一起。同姓、同根,本应该是一个非常团结,非常祥和,非常富裕的小村庄。其实不然,那里既穷又险,蕴藏着股股波涛和暗流。

在我的记忆里,村子里的人家都很穷。从我记事儿到离开它,十几多年间,村子里仅仅娶过四个新媳妇。一个是文革前期,勉强赶上了最后一次坐花轿;另外两个娶上媳妇的,是当时村子里前后两任会计;另一个是我的插班同学,少壮派。父母亲是村里的干部,自己也被破格提为村里的民兵连长。

村子里不足200口人,婚龄和超出婚龄的小伙子就有30多条,是远近闻名的光棍村。

人们都说:“穷则事变,要干,要革命。”可这个小村,却是越穷越斗。勾心斗角,拉帮结派;相互取笑,相互拆台。换一个村干部,不多天就会被整下台。村里的贫下中农和富裕中农,几乎每一个成年人都当过村干部。无论谁当上干部,就会猛捞一把,一个比一个苛刻,一个比一个赤裸裸。他们相互心知肚明,谁都知道自己注定是个“短命鬼”,不捞也干不长。所以,相互质斗,相互揭发,相互拆台,试图东山再起的人也就越多。就连妇女队长,也换了十几个人。

村子分东、西两大派,村东和前门(村前)的人气比较旺,他们和在一起,显得村西的人们非常吃亏。成分高的人家集中在后门(村后)是他们两派的出气筒。为人好的少挨一些批斗,为人不好的,简直成了他们的玩物。

我的父母干活很踏实,生产队里没有牲口拉大车,只能用人来代替牲口。拉大车驾辕是一种非常危险的活。空车时,二十几个人稍微用点力,胶皮轱辘的马车就会跑起来。在车辕中间的驾辕人,处境是非常危险的。脚下是一片绳子,被大车催着必须快跑,再无奈也无法跳出车辕。有时候遇到不负责任的帮杆人,车一跑他们就撒手离开,仅剩一个驾辕人抵控大车,非常可怕。经常听有压死驾辕人的事件发生。年轻人们都怕危险,总是畏缩在一边不敢帮边,我父亲则无所畏惧,除了要求帮杆人要尽责和空车不跑以外,其它无所谓了。年轻队长们和那些年轻的光棍们都眯着眼视而不见。在我十五六岁的时候,个子已经长成,就是有点廋弱。由于个性倔犟,看不惯那些不平等的做法,也有点故意向队长挑战的意思,多次与父亲抢着驾辕。

虽说个子不低,必然还是个孩子。当时父亲已是50多岁的人了,哪能忍心让我冒险呢?在多次的争执中,很多时候驾辕和帮杆就是我们父子俩一起上,就这样,丝毫没有感动那些年轻人和那些领导们。

后来,驻队干部看不下去了,非常气愤地勒令那些年轻人,立即替换驾辕人。从那天起,父亲才算被彻底解放。那天开会的场面,至今我还历历在目。父亲虽说因为干活踏实没有受过批斗,但也被村里那个坏小子袭击过两三次。

在我七、八岁的时候,河里水质很好。午饭后站在河岸上,好奇地看着邻村的捕鱼队。特别是后孟庄的小伙子们,夏秋季节的几乎每天中午,个个手持鱼罩(抓鱼的一种工具),生龙活虎的在河里逮鱼。当时河里的鱼很多,最大的鱼竟有十几斤重,像个小孩子。

我那个村紧邻河干,村里小伙子一大帮,竟然没有一个人加入逮鱼的行列。那里是水乡,到处都是坑河,年年闹灾荒,村里竟然没有一张渔网,一件渔具,没有一个人用捕鱼来为家人充饥。

编席子是那一带的绝活,什么顶棚席,圈床席,二纹子席,隔纹子席等等!种类很多,花色很丰富。别村的人到处收箔材(高粱杆)和苇子,这个村的箔材只能用来织箔或烧火。记忆中,在我的上一代,村里只有两个人会编席子。其他人只会地里刨食。

老实说,真的是改革开放拯救了这个村子,很多老光棍找到了媳妇,许多大光棍有了后代,许多小光棍组织了新家。村里也涌现出了一批能人,建筑师、养殖户、专业户等等,都富裕起来了,恭喜他们呀!

我离开故乡将近半个世纪了,对故乡的印象依然是非常淡漠。当年的干将们已相继离世,年龄相仿的人基本都进入了古稀之年,人情冷暖世态炎凉,就让它留在心里吧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4911日农历818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7)| 评论(2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