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003347264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童年的回忆(之四十一)  

2012-10-11 11:58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童年的回忆(之四十一)

《舅舅》(上)

无影月亮/

我仅有一个舅舅,生于1929年,卒于2004年,享年75岁。他从小没有上过一天学,一辈子老好人。舅舅20几岁就当上了西平县城关镇北关大队的党支部书记,从解放后一直干到1978年文革后期。最后是被夺权下台的老书记。

舅舅有八个孩子,三男五女。在那个年月,能把八个孩子养大成人,可想足已含辛茹苦,捉襟见肘。

舅舅对孩子特别仁爱,八个孩子谁也没有挨过打,甚至都没有骂过一声。他无论去那里开会,总要省下一个馒头,揣在怀里回来分给孩子们吃。学校放假的时候,我在舅舅家住的机会较多,有幸与表姊妹们共同享受那种慈爱和快乐。

晚饭过后,闹腾一阵子我们都早早睡着了。一间屋子只着两个大床,七八个孩子分别躺着,睡觉前那种热闹劲可想而知。舅舅总是在我们睡觉以后才回来。无论是什么时辰,总会往我们嘴里塞些好吃的。

他舍不得全部吃下自己那份会议餐,把一个馍馍掰一块,塞到一个孩子嘴里,再掰一块,再塞到另一个孩子嘴里。我们就像一个个小燕子,闭着眼睛,张开嘴等着食物。由于我是外甥,得到这种喂食的机会相对较少一些。所以,舅舅往往会给我往嘴里多塞一块。那种甜美,真是无与伦比。一个馍馍就这样一块块,轮番着塞到我们嘴里。我们一个个甜甜地含化着!吸吮着!翻个身,满意的又进入了梦乡……

舅舅那里是蔬菜种植区,菜民国家按人头供应粮食。就像工人一样,吃的是商品粮。上交蔬菜国家给的是现钱,零散的种植还能拿到集市上去卖。那里的人们不发愁口粮问题,再加上蔬菜的补贴,生活比起乡下来,简直就是天上地下。

由于蔬菜种得好,每年都能够超额完成国家调拨计划,舅舅自然就成了当时城关镇的红人。他培养出了一大批种菜技术人员和蔬菜能手。如:蔬菜能手刘文秀的大幅照片,就被当时的《河南日报》头版刊载。由于菜种得好,舅舅也就成了当时的知名人士。这也可能就是他能够长期担任领导的主要原因之一吧!

舅舅对我非常亲近,他总是笑哈哈的,看上去特别和善。他对我上学很支持。第一个学期的2元钱学费,就是母亲向舅舅借来的。当然,以后的学费,也可能仍然是舅舅支助的。但对我印象最深的,还是我向舅舅要钱的经过。

我清楚的记得,三年级开学好多天了,由于没钱交学费,老师天天催要。父母亲有意让我辍学,可我有点不甘心。自己就天天琢磨着,向亲戚家借钱交学费的理由。可是,哪家亲戚才能施以援手呢?左思右想,我的目标还是落在舅舅身上!

由于没有交学费,老师天天点名。有时甚至让站到教室最后边去,一站就是一节课。站在后边的同学,一个个耷拉着脑袋,好像犯了大错误。有的同学脸皮薄,甚至捂脸痛哭。每个学期开学的前一个多月,是追要学费最紧张的时期,也是欠学费的孩子,最害怕见班主任老师的阶段。为此辍学的越来越多。

又过了一个礼拜,学校把欠学费的学生,全部留在学校,让一个一个保证交学费的时间。我的保证是下一个礼拜一,有了这个保证以后,我倒是轻松了几天。

礼拜六的晚上,我对母亲说:娘!我想去俺舅舅家一趟,中不中呀?

母亲早就有意让我自己单独走亲戚了,今天见我主动请求,没问情由就同意了。

第二天上午,我就挎着一个破篮子,怀揣着心事,独自去了舅舅家。进到舅舅家的第一件事儿,妗子都是告诉我馍框子在哪里。我总是毫不拘束的先吃两张烙馍(河南人特有的薄烙馍)后,才跑出去给弟、妹们玩耍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2年10月11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3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