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003347264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童年的回忆(之二十八)  

2012-09-08 08:55:1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童年的回忆(之二十八)

《武安!武安!》

无影月亮/

当火车越过和村车站以后,就进了入深丘地区。视野里,好像突然来到了另一个世界。从两边的车窗向远处瞭望,东西两边全是大山。(其实,那里的山并不大。但在一个从没有见过山的小孩子眼里,真的就算是大山了。)往近处看,沟壑纵横,路小人稀。山上连一棵小树都没有,深沟里也不见一滴水,大风一吹黄土漫天,看上去十分荒凉。

母亲所说的一切美好现像,还有我自己刚刚对这片土地产生的好感,一下子荡然无存。这时的我,甚至产生了返回西平的念头。其实,母亲心里早就犯了嘀咕,在这片荒山沟里住着,该如何生活呀?

母子俩相互对视着,谁也没有说话。待了好一会儿,我终于憋不住了。说:“娘!您看这地方,还没有咱家好呢,咱就别去了吧!”

母亲轻轻叹了口气!把我抱起来放在腿上,放低声音说:“孩子呀!咱们已经走了两天了,干粮也快吃完了。眼看着就要到地方了,咋能回去呀!再说了,回去咱可是没有钱买车票呀!咱娘儿俩跑了这么远,不就是为了见到你姐姐吗?你不是成天喊着想姐姐吗?眼看就要见到你姐了!咱咋能回去呢?咱无论如何也不能回去!一定要见到你姐姐!”

母亲是不敢把心里话告诉我,其实,她在悄悄地流泪。母亲心里想的是:当地条件越艰苦,地势越显要,姐姐的生命就越微妙……

我也觉得自己说得不对。急忙反悔,说:“娘!我说错了,我想姐姐,咱们一定要找到姐姐!”

我的泪流了出来,撒娇似的依偎在母亲怀里,闭上眼想睡一会儿……

火车仍在向北前行。过了磁山和午及车站,火车又进入了平原地带。两边的大山被落在远方,铁路两边的庄稼地理,好像还长着嫩麦苗和油菜。大地好像在这里恢复了生机,村庄也开始多起来……

突然,广播喇叭里传出“武安车站就要到了,请准备下车”的广播声。播音员那甜美的声音,至今我还记忆犹新。接着,乘务员也抄着当地口音,大声喊叫:“武安!武安!” “武安!武安!”……

母子俩赶紧离座,急匆匆向车门口走去。生怕下不去车似的,一直往车门跟前挤。列车就像是牛拉的一样,咣当!咣当!地摇晃着。我与娘挤在车厢出口处,外面的情景就啥也看不见了,闷得我直冒汗。

又过了好大会儿,火车才缓缓停下。武安车站终于到了……

武安火车站,位于环行铁路的西北侧。我下车后,发现列车头向正东方,已经进入了反回邯郸的路段。

车站不大,倒很干净。站台在铁道的北侧,四股铁道东西平卧在小站上。候车室只有一大间房子,是特殊的铁路式建筑。红瓦房,米黄色墙壁。南山墙对着站台是进、出站口,一个鲜红的铁路标志镶嵌在南山墙尖的正中央。北门外就是唯一一条通向县城的大路。

武安火车站是邯郸环行铁路上的最大车站,也是唯一一个县级站(当时新市区还没有建区)该站下车的人很多,车上几乎就要下空了。我们母子就随着人流,出站后往西北县城的方向走去。步伐是那么的盲目!那么的疑惑!那么的忧心忡忡……

人们拎着大包小包,抄近路近路而走。我们也不敢怠慢,唯恐被人流落下。这条路紧靠着一条深沟北岸,被人踩得很明亮。它蜿蜒崎岖,随弯就势,把县城与火车站紧密地连接在一起。

突然,一个陡坡,很陡!很陡的!这样陡峭崎岖的小路和深沟,在我们老家绝对是没有的。我可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险峻的道路呀!

我与娘相互搀扶着下到坡低。发现那里住着一户人家,只有大门和院墙。我心存怀疑,如果要是住人的房子,为什么没有房顶呢?(那是我的误判,原来这里的房子都是平房,小孩子站在地上根本就看不到房顶。)后墙还紧靠着陡峭的土涯。我心里好一阵嘀咕,难道他们不怕下雨吗?雨水冲垮土涯砸在房子上咋办呢?我曾经听人说过:说有一种土叫着“立土”,它们能够笔直、笔直的站起来而不会倒塌。难道这里的土就是人们所说的“立土”吗?

母亲拉着我向前紧走,不容我多看和多想。越过向阳桥(这个桥是武安的标志性古建筑之一,位于老城的东南方向,与城东北方向的舍利塔交相辉映。)再往上走一点,路北有几所红色的瓦房。我看着非常亲切,因为它与河南的房子非常接近。大门外面有不少牛或驴拉的单车,车上面拉着大包大包的棉花……

原来这里是棉花主产区,那个院子就是武安县的棉花收购站。那些单车都是乡下来交棉花的。

赶车人的头上,大多都系着一条白色毛巾,而每个人的两个耳朵,都戴着一个东西,好像有意在特别保护自己耳朵?后来我才知道,那个东西叫——耳暖子,是当地最常用的御寒设备。送花人头上系的毛巾,也是一种御寒设备。车把式在风餐露宿中,白毛巾都变成了灰色,甚至变成的黑色。

再往前走了约莫300米,就进入了县城的主街道。我们母子无暇顾及武安的风光和建筑,也无心多看一眼街道的宽窄。在正街的最南头就开始往西走。

因为我们的目的地,就是县城往西20里外的崇义村。这是父亲多次的嘱咐与叮咛,当时的武安县城,只有一条南北街,可以说几步就可从城东跨到城西。309国道从县城正中穿过,就是所谓的十字街。西南方是个很小的烈士陵园;西北方是一个平房的百货商店;东北方是一座不足500平米的人民剧场兼电影院;东南方空闲,街的远端有几间低矮的民房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297日星期五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2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