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003347264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童年的回忆(之十九)  

2012-08-27 17:01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童年的回忆【原创】

之十九:《出身之谜》

无影月亮/

我姥姥家是贫农,舅舅是城关镇北关街第二任党支部书记。从1950年一直干到1975年。是文革后期被红卫兵夺权的老干部。母亲当初被人家骂成是“地主婆儿”,心里当然觉得很委屈。

我问母亲:我们家为什么就是富农呢?贫下中农又是怎么回事儿?母亲告诉我:

西平县解放前夕,铁路西村里住着一对外来夫妻,男的名叫张金宝,以给别人打短工为生。那人活动范围很大,铁路以东十来里地他都能去到。但大多都是在夜间出门,白天返回。由于父亲上过一段私塾,稍有一点文化,算盘打得也不错,那人与父亲很能说得来。

父亲好打麻将,他为了不让父亲打麻将,就经常邀父亲一起聊天,让陪他去较远的村子串门。但是,无论他去哪个村里,去干什么,找什么人,从来不给父亲说,也从来不让父亲进人家的家门。父亲大多都是在村口等待,什么时候出来,什么时候再一起往回赶。有时甚至要等到天明。父亲也知道那人不是在干什么坏事,朋友吗!总怕他有什么不测,陪着就陪着吧!

到了快解放的前几天,张金宝却一反常态,积极鼓励父亲去打麻将。父亲说:“没有钱,不打了!”

可他却说:“输了就把地顶给人家!快点输,输得越多越好!”

父亲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。以前他不让打麻将,今天却非让我去打不可,而且还让快点输,多输些!是什么意思呢?

既然是朋友说了,必然有它的道理,那就去打一次吧!以前的麻将场儿,只要你进去,只能输,决不会赢。父亲一进麻将场,先赢了几盘,接着老瘾就犯了,打了一天一夜,一下子输了五亩地才算罢手。

第二天母亲听说了,鼓动着奶奶,说什么也不给地契。父亲没办法,只好把家里的粮食全部抵了赌债还不够。吃的全没了,可地是保住了,母亲和奶奶都很欣慰。直呼“南无阿弥陀佛!”

不到两天,八路军解放了西平县城,张金宝留下一个“感谢照顾”的字条,再也不见人影了。很多人说他是地下党,也可能他又奔赴了新的战场。

农村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开始了,镇压大地主,分浮财是当时的政治运动。按照上级成分划分标准,我家应该划上中农成分。我家当时是五口人,25亩地,没有雇用过长工,正好符合上中农的标准。(按任弼时制定的土改政策,地主、富农的总数不得超过本村户数的20%,而前孟庄已超过了25%以上)。

上中农本来已被划上多日,突然又被改为富农。父亲找到农会问究竟,农会人透漏:你家那三户人家都是农会的骨干,他们说你们家雇用金生当过长工。

金生是个严重的视力低下者,两步远就看不到东西,绝对不能下地干活,只能帮助喂一下牲口什么的。金生孤身一个人,年老多病,又不能干活,谁家也不要他。如果没人管他,恐怕生活难以维持。一个村的邻居,奶奶可怜他,就让他呆在家里看个们,农忙时帮助喂喂牲口。

由于我爷爷是当时牛行里的行户(经纪人),父亲又经常不在家,家里活全指着母亲一个人,找人帮忙喂喂牲口非常必要。就这样一个残疾人,今天却变成了一个身强力壮的长工。金生本人也反对这样的说法,可又能对谁讲理呢?

当时有这么一条不成文的规矩。就是谁家被划上地主或是富农,这家的东西或宅基地就必须被打掉一部分。被打掉的东西,首先由他们近们人家来分,多余的才能论到别人家分。因我的另外三家近门人,都是当时农会的人,其实他们家里并不穷,只是土地不足每人5亩而已,他们为了能够分到一些东西,就必须在自家一门子里,找出一个富农来。

由于我家是富裕中农,没有资格参加农会,认人宰割就成了必然。结果,我家的成分就这样被篡改了。

我父亲找到农会问个究竟,农会负责人解释说:“没什么,地主五年,富农三年后就被脱帽了。你家也不过就把村边那俩片儿荒场子,分给他们其中的两家,一家一片而已。其他什么也不动,你说又有啥区别呀!”

父亲一听:“也算!那两片荒场子面积也不大,连三间房子也盖不下,给他们就算了。再说,也不是给了别人!无论啥农,反正三年后就脱帽了,有什么呢?”

父亲毫不在乎地答应了,再也没有过问过成分的事儿。谁知就这么一个不在呼,却遭受了三十余年的洋罪。父亲虽说没有受过批斗,也没有挨过打,可在政治上所受的打击和侮辱,也是很难忍受的。三年脱帽的许诺,使我们两代人为之付出了人生巨大的代价。

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,政治运动一个接着一个。特别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,把地、富、反、坏、右说成是牛、鬼、蛇、神。想批则批,想斗则斗。什么是人的尊严和权利,简直就是一句空话。如果有一个人说你反党,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,马上就有人呼应。你马上就成了“现行反革命”,无须报请任何上级批复,几个红卫兵就可以决定。就连共和国的功臣们,也难逃浩劫。他们中的很多人,不是同样葬身于那场罕见的政治运动中了吗?

父亲明白了张金宝的意思!母亲也知道了父亲卖地的深奥之处!可都已经为时过晚。我们村的最大户,由于及时卖掉了他们家的部分土地,变成了富裕中农,结果受益终生。

人的眼光与判断,是何等的重要呀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2827日星期一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)| 评论(2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