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003347264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童年的回忆(之十八)下  

2012-08-24 16:43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童年的回忆【原创】

之十八:《找茬》(下)

无影月亮/

我与妇女队长的儿子合中,及村里的小伙伴们在地里拾麦穗儿,带领这帮小孩子的一个大姐姐,亲眼目堵了这一幕。她明白妇女队长是在欺负人。

大姐姐把我与合中叫到一起说:“咱们拾麦子,不要管大人的事儿,你们两家是近门的,你们俩又是同岁的弟兄,要做好朋友呀!”

合中倒是慷快,说:“咱都不管大人的事儿,她们是她们,咱是咱!”我咬紧了牙关,什么也没有说……

队长又装车去了,其他人都在干自己的活,看上去这场“战争”就要结束了,其实不然。

快晌午了,就在要收工的时候。妇女队长气不过,可能是以为自己沾光不大?也可能是没有得到队长的大力支持?过来拉着母亲要上大队去评理!母亲由于委屈,当然不会过于示弱。

“上大队就上大队,大队应该是讲里的地方吧?”母亲说。

妇女队长气势汹汹在前面走,母亲在后面紧紧跟着。我看到这架势,心里非常气愤。不顾那位大姐姐地劝阻,跑步跟上母亲后边,一起来到了大队部。

大队部在邻村的文寺村东头,距我那个村大约有三百多米的路程。大队部三间草房,坐北朝南,小瓦接沿。屋里是黄土地面,倒是很干净。东间前墙靠窗户的地方,放着一张办公桌。门前的空地上,好像是刚刚用黄土压过的地面,在中午太阳的炙烤下,显得有些干枯和耀眼。房子四周全是高大的加拿大杨树,显得十分庄严。我不禁有点害怕,他们能够怎么样我的母亲呢?

别忘了,那里可是中国的一级政府呀!那里是我心中最神秘、最厉害的地方。其实,很多人对那座简单的建筑都会望而生畏。一个六岁的孩子,第一次接近它,肯定也是硬着头皮进去的。我站在门子旁边,紧咬着下嘴唇。身子却在瑟瑟发抖,自己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,四肢冰凉、僵硬。

大队部非常肃静,接见她们的是大队会计文成柱。妇女队长大大方方地,坐在大队会计办公桌旁边,左胳膊放在桌子边上,右手指着母亲,首先陈述事情的经过。

母亲靠着后墙,怯生生的站着,非常简单地诉说了一遍经过。等待着大队会计的发落。

陈述结束后,文成柱先批评母亲说:“你为啥要骂人呀?妇女队长就是说得不对,也不该与妇女队长吵架呀!骂人就更不对了!”

大队会计板着脸,对妇女队长说:“你为啥说她是地主婆呀?她家是地主吗?”

妇女队长倒是通快,立即承任自己说得不对。

大队会计让妇女队长先走了,并把她送出门外。大约过了几分钟,估摸妇女队长已经到家了,大队会计若无其事的说:“割麦这么忙,你们还有劲吵架!少说几句不中吗?赶快回去做饭吧!”

母亲早有准备,等待着大队会计地恶毒批评。可是,却等来大队会计这几句不热不冷言语,真是没有想到。其实,就这么几句像是批评的话,对母亲来讲已经是最好的安慰了。母亲拉着我的手,走出大队部,她脸上毫无表情,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……

农村有句俗话,说是:“阎王好见,小鬼难搪。”看来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。

秋后的一天中午,大队书记来到前孟庄召开会议,宣布更换第十生产队领导班子。其实,被更换掉的就只有妇女队长一个人,不可一世的一届妇女队长,仅仅干了六个月零四天。

全村人心大快,就连我们这些小孩子,也竞相传诵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2012824日星期五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9)| 评论(2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