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003347264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童年的回忆(之六)  

2012-07-04 10:02:0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童年的回忆【原创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之六:《肌饿》

无影月亮/

1957年到1959年,号称是三年自然灾害,再加上还“老大哥”的国债,中国人、特别是中原人,真地付出了巨大代价。我的家乡更是雪上加霜。村子几乎被踏为平地,人们被合并住到了后孟村。家畜、家禽一只也不让带;小狗、小猫早就没有了踪影;农具、家具几乎全部被毁。七、八百人口挤在一口锅里吃饭,可真的能叫大食堂了。

托儿所、幼儿园很快解散了,我只好天天给门口几个孩子一起卷缩在家里。大食堂的饭是干红薯叶里煮几块红薯,很黑,没有一点面粉的迹象,而且是每天两顿。

我们几个小伙伴,饿得不行了就在大食堂火旁的煤渣堆上检烧糊了的土块或煤糊充肌。有一天,饲养员用大锅炒棉花籽儿用来喂牛,炒熟后的棉花籽被他们及时地装起来,谁也拿不到。我们嘴里直流口水,就在未炒的生棉花籽里乱翻,假装帮助检杂物,扒来扒去,趁饲养员不注意,偷偷地抓一把生棉花籽,躲到旮旯里偷着吃。有时被饲养员大叔发现了,就难免要挨一顿臭骂。一个下午能偷到二、三次,自己就会特别自豪。

有一天下午,饲养员大叔看得比较松,我偷到的花籽比较多。谁知生棉花籽吃多了是会中毒的。那天晚上,胃里非常的不舒服,一直呕吐了一个晚上,差一点送了小命。从那天开始,我再也不敢吃生棉花籽了。

我家暂住的房子后边,就是村里牲口屋(喂牛的地方),在牲口屋西头,有一间靠山墙搭建的小房子,没有窗子,门子也很小。那里没人居住,确经常锁着门儿,我觉得好奇,就扒着门缝挤了进去。进去一看,我感到非常惊奇,屋子里堆满了红薯栽子(红薯的根部),从门口直到房顶全部都是。我不禁有点害怕,急忙挤出门来,叫上那几个小伙伴,又偷偷的钻了进去。

人们在刨完红薯以后,往往会把红薯栽子一并弄回来,到冬天粉碎后可以用来喂猪,喂羊或者烧火。这个小屋里的红薯栽子,本来是为了喂牲口用的,谁知牲口却不吃这些东西,所以就放在那间小屋里被人们忘记了。

母亲告诉我,一个人拿他人的东西就是偷,而人多了就不算偷了。所以我自己不敢动那些东西,只好叫上我的几个小伙伴。我们好像发现了新大陆,高兴得跳了起来。那些红薯栽子上,带着不少象大拇指头大小的红薯。几个小伙伴如获宝贝,痛快的饱餐一顿。

从此以后,那里成了我们的第二食堂,天天光顾,并对外人保密。有时我们甚至还给父母夸耀:“今天我不饿了”。有时甚至让大人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。在当时,能听到说“不饿”二字,简直就是天大的慌话。

秘密终于没有保得住,一段时间以后,就被其他孩子发现了。小孩子越来越多,有的孩子甚至把检到的小红薯拿回家去。那个小屋成了孩子们的天堂。下雨天或者下雪天,还能吸引不少大人的光顾。我们不知把那些红薯栽子翻了多少遍,小红薯没有了,就吃那些根须,粗的根须吃完了,就吃细的。从大到小,从粗到细,从嚼得动到嚼不动的,被他们这些孩子们一遍又一遍地翻腾,一遍又一遍地啃咀、一遍又一遍地吮吸……

那些被人遗忘了的东西,那些不起眼的红薯栽子,却在那个冬天里,挽救了我们几个小伙伴的性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201274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1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