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003347264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童年的回忆(之十三)  

2012-07-24 11:33:3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童年的回忆【原创】

之十三:《母亲讨饭》

无影月亮/

我敢断言:“‘讨饭’这个活儿,决不是劳动者干的营生,更不是勤奋人的糊口选择,哪怕他们就要被饿死!”……

 勤奋的劳动者决不会满脸污垢、可怜熙熙地站到他人面前,把手伸出来、违心的叫人家什么……什么…… 如果被逼无奈,即使有那么一、两回,必然也会感到是一种侮辱,是一种羞耻,而使之终身难忘。

“讨饭”应该是懒惰者的专利,是好逸恶劳者的首选。为了一口残渣儿,不惜编瞎话求爷爷,告奶奶!为了一口剩饭,不惜挨着门儿去哼哼!甚至骂自己。他们把自己那一双茁壮的双手袖起来,等待着并不比他强健人的恩赐,岂知耻乎?

在我的记忆里,从1959年的后半年起,是中国人民最艰苦岁月的开始。大食堂的饭是清水煮发了霉的干红薯叶儿,里面放一些红薯快或红薯片,就是很好的早餐和中餐。至于晚饭吗!那只有个别人才能享用,绝大多数人连想也不敢想。

到了1960年春天,本应是欣欣向荣,春暖花开的季节。可当地农民却称它是青黄不接,饿死人的季节。干红薯叶儿也没有了,大食堂里的大锅里,只有满满两锅开水。人们争抢着装满自己家的饭罐子,拖着两腿,蹒跚地往家走!

平时那些掌勺分饭的管理员们,恬着肥厚的肚皮在一旁发笑。而人民公社的社员们,从食堂掂回家的只是满罐子的白开水。他们在白开水里放上几个盐颗啦,使劲地往下喝,有的还放上些辣椒,“津津有味”的把肚子撑得老大老大。

沉重的体力劳动,弄得人们满身浮肿,面色蜡黄透亮,越来越难以动弹……

医疗卫生工作在当时的农村,几乎就是一项空白。就在这种状况下,还要继续“大跃进”,仍要继续高喊口号。严重的饥饿及营养障碍,再加上超常的体力劳动,人的生存几乎到了极限。尽管如此,干起活来谁也不敢偷懒,谁也不敢喊“饿”,如果有人敢说“累”和“饿”,或者有其它不利于“大跃进”的言行,马上就被拉出来批斗。(批斗的方法是:被批斗者在中间,批斗者站一个圆圈,被批斗者到了谁跟前,谁就要实施动作,1、用手扒被批斗者的脖子;2、用脚踢被批斗者身体的任何部位;3、用手猛推被批斗者;4、让被批斗者站在板凳上,有人猛不防将板凳蹬翻;5、让被批斗者坐土飞机等。这些批斗方法,统称“扒脖子”。)很多人不堪忍受那些丧失人性折磨,上吊自杀的屡见不鲜。由于饥饿、劳累、疾病、批斗、政治运动的折磨,至人死亡的事件屡见不鲜。

大人们为了生存,只能默默地忍受。小孩却因忍受不住饥饿,只好哇哇地抗议!人们天天都在承受着命运地安排和上帝地召唤。

那年我已经六岁了,虽说没有被饥饿折磨得喊叫,也没有流过多余眼泪。但是,细长脖子顶着的那颗大脑袋,棱角特别分明。两只极度凹陷的大眼睛,好像就是一个骷髅被安在一个会动的身子上。那个溜圆的小肚子,显露出对食物的极度苛求。严重的营养不良,皮包骨头的肢体,表露出正在与生命强烈地抗争中。

母亲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却找不到任何能够充肌的东西,任何用来满足我身体生长发育的基本需求。

有一天,母亲很神秘地对我说:“孩子,我今天要到很远的地方去,给你讨回很多馍馍来,你一个人在家一定要听话,等娘晚上回来,你就能吃上一顿饱饭了”。

这是多么诱人的嘱咐呀!“馍馍”!这个能吃的东西在我的心里早就被淡忘了。我抱着美好的畅想,目送着母亲与她的“讨伴”一起蹒跚的上路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2724日星期二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3)| 评论(5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