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003347264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童年的回忆(之十)  

2012-07-15 17:06:4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童年的回忆【原创】

之十:《深深的人情,甜甜的他乡》

无影月亮/

亲戚的来源盘根错节,我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,我那个非常值得尊敬的妇女队长,竟与我家攀上了表亲。她管我母亲叫表婶儿,我自然也就成了她的小老弟。攀上了这门亲戚,我的“地位”猛然得到了提升。她嘱托自己的儿子,一切都要重点照顾我。

那个孩子很有组织能力,就像一个儿童团长,很受孩子们尊重。他带领着稍大些的孩子去地里踩野菜,到中午按重量换瓜。他亲自掌称,孰多孰少由他说了算。在踩野菜的队伍里,我是最小的一个。为了照顾这个八棍子都难以打得着的“小表叔”,我被破格“录取”为踩野菜队队员。

在那个瓜季里,我的确受到了很大照顾,分到的瓜有时候比大孩子的还要多。当时的农村,种瓜完全是为了自己吃,根本就没有人拿去卖钱。

瓜果的季节大约有四、五个月,最早的是黄瓜,后来就是地瓜、甜瓜、西瓜等。生产队种不种瓜,会不会种及种瓜的面积多少,完全取决于当时的生产队长。因为大面积用地势必要减少粮食产量,大队上对种植面积有严格的要求。种瓜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社员自己吃,丰富大食堂的生活。喜欢出风头的生产队长,就干脆一点不种,社员自然也就会跟着受苦了。然而,后寨村这个生产队长,每年都要划出几十亩地,用来种植各种瓜果、蔬菜。那个生产队长是那一片最有影响力的人,实实在在的为老百姓办了一件好事。

1959年的秋天,我的家乡是个丰收季节,红薯的收成很不错。当时,红薯就是中原人民的主粮。国家只征收少量的红薯干儿,剩下的大多留作社员一年的口粮了。

虽说那年红薯大丰收,但是,大食堂蒸熟的红薯仍是定量分配,家里大人多的照样吃不饱。所以,大部分老住户都往家“偷”红薯。也不乏有一些比较钻营的外来户,试着偷几块回去补充不足,有时却也会遭到他人的指责和呵斥。

再偷红薯这方面,我家可就宽松多了。因为与妇女队长家是亲戚,妇女们都鼓励母亲往腰里装红薯。母亲只好勉强检几块小的装起来(因为小红薯装到身上不很明显)以此感谢大伙的好意。同时也能消除一些戒心,更显得增加几分随和。

母亲信奉一种观念,她说:“往自己家里拿东西,说什么也不是啥好事,过于贪婪别人就会看不起”。有一次,妇女队长把一块很大的红薯塞到我怀里,并嘱咐我赶快回家。可我胆子太小,竟以怕凉为借口,哭着硬是把红薯又掏了出来,弄得妇女队长很不好意识。而母亲并没有责怪我,她给妇女队长使了个眼色,以此表示抱歉。她们两个相对笑了笑,缓解了那个尴尬场面。

谁知妇女队长是个非常重面子的人。过了一会,她又把我叫到身边,小声说:“你把这个红薯拿回俺家,今黑我给你们煮着吃好吗?”我这才答应,她把那个大红薯放到我的小竹篮里,还是随便拽几棵干草盖在上边。我在路上歇息了好几次,才勉强把它拎回了家。由于家里没有锅,拿回来的东西也只好到房东那里去煮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2715日星期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7)| 评论(2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