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003347264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童年的回忆(之六十)  

2012-12-06 09:57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童年的回忆(之六十)

图片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传授技艺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无影月亮/

1969年的初冬,我来到了武安姐姐家。看到那里的地边、沟沿,一片一片的长着许多高粱杆。它们有些被羊群“袭击”过,可大多都还“健全”。我看着非常眼馋,细打听才知道,这些东西不但没人要,而且没人管。地里各种庄稼的桔梗应有尽有,这种情况要是在中原,简直就不敢想象。

我非常奇怪,索性就砍一些回来,不几天就变成了漂亮的席子和篓子。周围的邻居们争相传说,引来了不少看稀罕的人。

我的手艺被这个村的小学校长看上了,他想让这些手艺在当地落户,就邀我去给他们的学生做示范。当时的我,不知天高地厚,就满口答应了。学校腾出了四年级的一个教室,让这个班级的学生跟着我学手艺。

当初同学们的热情都很高,一起到地里去踩高粱杆。哪知道,他们不知道哪些能用,哪些不能用,乱七八糟弄来一大推。有的很短、有的很粗、有的很弯、有的浑身都长着根。我犯愁了,只好从中选出一些能用的,进行加工,碾压……

河南当地的高梁材质很好,分红、白两种颜色。细长,节与节的连接处凸出不大。特别是红色的高粱杆,更加细腻柔软。一根高梁杆大约有三、四米高,非常适宜做编制席子的材料。经过开剖、浸湿、碾压、刮瓤、再碾压,就加工成了又长又软的编席子、编篓子的糜子。再经过手艺人的灵巧双手和辛劳,能够编织出山水、鸟虫、人物、文字等各种规格和花色的席子来。比较粗糙的材料,还可以编织成篓子和茓子等贮藏家什。

前文说过,碾压糜子是最费劲一道工序。我领着几个男同学,到离学校最近的打麦场上去碾糜子。场上横七竖八躺着一二十个石磙,可没有一个能使用的。河南的石磙虽说也是一头大一头小,但悬殊较小,两头几乎就是相等。碾压糜子时稍加注意就能纠正它的走向。可这里的石磙不一样,全部是青石洗制,两头悬殊很大。

我一个个挑选,最后找到一个悬殊较小的,把糜子铺好,呼唤同学们帮我一起推石磙。在几个孩子不协调的推动下,那个石磙非常不听使唤。一下子偏左,忽然又一下子偏右。我只好在前边掌握方向,非常困难的碾压几个来回以后,我试着自己蹬石磙,可它依然不听使唤。

在河南碾糜子就简单多了,人站在石滚上,手杵一长木棍,石磙就会非常顺从地前后滚动。可今天,我真的遇到了困难。给我指定的那几个同学,谁都帮不上忙。我只好自己光着脚丫子,站在冰凉的石滚上,使劲的踩蹬着石磙的大头,那石磙才老实了许多。我累得满头大汗,嘘嘘带喘,央求同学们帮我推一会儿。费了好大的劲,总算碾得差不多了!

刮着那些半生不熟的糜子,我非常后悔当时自己的大胆与简单,埋怨自己不该随便答应校长的邀请。谁知今天能遇到这么多的困难呢?

糜子不但很短,而且很硬,宽窄悬殊很大,很不适应编织大席子。可是,席子的主人一定要让编一领丈席(2米宽,3.3米长)。我很为难,多次商议无果。

我只好硬着头皮开始编席子。这时候已经是这个班级放假的第三天了,耽误同学们的学习,我心里非常过意不去。

每天有一组的同学来校跟我学编席子,三天以后,糜子用完了,可是席子还差一个大角未成功。我只好自己下地,亲自去踩高粱杆,再加工一些缺失的材料。

礼拜天的中午,席子终于编好了。但质量我自己就不能接受。可是,校长和要席子的主人,还是给了我这个小师傅不少安慰。固然,当时我也还是一个孩子!

至今想起来这个事儿,总是感到遗憾和内疚。遗憾之一:自己不了解“一方水土养一方人”的道理,这里的高粱杆固然很多,但它们大多不是编席子的材料;遗憾之二:出至自己手的席子质量很不好。

内疚的是:耽搁同学们一个星期的学习时间,最后连一个“徒弟”也没有带出来。其实,并非我不教他们,是他们没有一个人愿意学习的。

这个事儿使我内疚了几十年来!心里经常问自己,是他们不愿学呢?还是我不会教呢?或许,他们天生就不是编席子的料?

这个举动在我心里,至今仍然是个结。看来,若能把一项手艺引进某一个地区,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只有不懈的坚持,再加上强有力的后盾,最后才能成功。成功了就是一个创举,能够造福一方,失败了就会留下终身遗憾!

通过我对中原和深丘地区石磙的使用,使我深深佩服我们中国人的聪明和智慧。在中原大地,地域宽广,各种庄稼都是集中种植。就是一家一户,也是大面积种植。打麦场的面积自然就需要很大。再加上平原地区的牲口个大有力,石磙在场上可以大范围随便跑动,不需要拐急湾和转小圈。

而在深丘地区就不同了,这里的地块很小,各种庄稼的种植面积也很受限制。成熟的庄稼,大多是靠肩挑牲口驮弄到场里的。解放前的一家一户为单位,各自的麦场都很小。为了让拉石磙的牲口轻松一些,能够顺利的转小圆圈,石磙就必须洗制成两头悬殊较大的样式。

这也是中国农民在耕作机具上的智慧,不得不让人佩服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写于2012
1128日星期三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9)| 评论(3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